患者分享

膀胱過度活躍的日子


猶記得我患上膀胱過度活躍症 (OAB)時,才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子,至今患病已有17年的歷史了,當然相信那時還未有這個名詞出現呢,只知道自己頻頻有尿意,這邊廂剛去完廁所,那邊廂又有尿意,勉強忍下去的話,腰側還會劇痛無比,叫人折騰不已!嚴重影響日常工作。

於是便去找醫生看過究竟….
醫生A聽我講完病情後,笑笑口的說:似「腎虧」喎!
我此刻給愣住了,心想:不是嘛?西醫都有「腎虧」嗎?那是不是吃些補腎藥便能治癒呢?….事實似乎又不是那麼簡單。

驗尿、種菌、食抗生素、打抗生素針、照盆腔X光 ….看了幾位西醫都是以類似的程序治療,結果病情依然。後來還有醫生認為是精神緊張所致,給我開了些大劑量的維他命丸呢!

西醫看不好,自然就去看中醫找出路,什麼山茱萸、五味子、桑螵蛸等固精補腎藥也吃過不少。錢是花了,但仍未換來健康,實在無奈!

這個症狀雖不致死,但卻嚴重影響我的生活質素 (The quality of life),我的工作,我的社交無一倖免!例如工作上因要時常忍小便而無法集中精神。頻頻上廁,雖能一解燃眉之急,但同事老闆的目光卻又帶來另一種難受的感覺。

社交方面,自有了這個症狀之後,已逐漸減少與朋友出外消遣了,曾試過同朋友晚飯消遣,可能因喝了啤酒之故,引發強烈尿意,其間已多次去過廁所,但在回家途中仍因找不到廁所,情急之下,唯有跑到停車場的暗角解決,那時心中頓覺歉疚自責。

為了減少出現尷尬場面,通常除在家外,一律戒喝啤酒、咖啡、茶、汽水等利尿飲品,清水也避免多喝。經常留意廁所位置,已是外出的一大功課了。

其實身邊的人對膀胱過度活躍症有認識的並不多,甚或從未聽過的也實繁有徒,可是更糟的是近期有人把此症與索K (吸食氯胺酮) 聯繫在一起,這可要拜政府的禁毒宣傳片:「要三個字去一次小便 …. 每三個字落一次車」的旁白所賜!

作為膀胱過度活躍症患者的我,更加感到各醫療、醫護界須要向大眾多介紹,多說明,好讓大家明白瞭解這個症狀是什麼的一回事,因為據香港泌尿外科學會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06年統計推算,單是40歲以上人士,全港便有42萬人患上此症,情況絕不能忽視呢。

David
09年9月

 

膀胱過度活躍症 -- 我的治療親體驗


經過一輪兜兜轉轉的尋找治療門徑後,最終找來泌尿科專科醫生,他利用泌尿動力學檢查為我進行測試。當中包括尿流速檢查及膀胱壓力測試,後者須將一條幼長的導管經尿道放進膀胱內,同時把另一條導管放進肛門裡去,從而分別量度膀胱與肛門內的壓力變化。跟著膀胱會慢慢被注入消毒清水,過程中須要留意並說出何時有尿意,何時忍不住等反應給醫生知道。

測試結果顯示我是患上原發性的膀胱過度活躍症,即不是由其他疾病所引發的,純粹是因膀胱的迫尿肌不自主地收縮所致。於是,醫生給我開了幾排小藥丸,每天只須服一粒,據知這是一種抗乙醯膽鹼藥物﹝anticholinergic drugs﹞,並且是新一代的,作用是減低膀胱迫尿肌接收不正常收縮信息的能力,從而減少尿意出現的次數。

但是,別以為服藥後能解決眼前所有問題,因為除了服藥外,還須配合膀胱訓練,才能達至理想的效果。

甚麼是膀胱訓練?簡單點就是一個限定自己每次去小便相隔時間的訓練,例如要忍尿最少一個半小時才可以上廁所,當目標達成後,便要相應把目標時間推後,嘗試增加多半小時,達到兩小時的忍尿時間,如是者一直把目標時間延長至合理小便次數,即每天為七次以內。而這個訓練亦是整個治療上最艱巨的一關,因為每次的憋尿,都是向自己忍尿能力的上限作挑戰呢!

服藥加訓練後,現時我的尿頻次數已由原先每天12次,遞減至最少的6次;膀胱容量則由原先的100餘毫升,提升至最多的近400毫升,算是不錯吧,但對於控制突發性尿急,自己仍須加把勁。

新一代的藥物已較針對膀胱的迫尿肌而起作用,但因為其藥理機制關係,身體其他組織或多或少也會受到影響,唾腺便是其中一個普遍較受影響的地方,令到唾液減少了分泌,因而有口乾這副作用的出現。不過在我而言,不適的程度是可以接受,當遇上天氣乾燥的日子時,只要含服一些生津潤喉的東西如枇杷膏等,便可得到舒緩了。

總括來說,藥物是可以幫到忙,但最終成果,還須要靠自身的堅持和努力配合啊!願大家早日能成功達標,無懼面對膀胱過度活躍症吧!

天天忍者
2010年4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