患者分享

我不想失禁

一日十多次小便,曾懷疑自己是否患有什麼毛病,但身邊的朋友們也有尿頻這個問題,加上對一個六十多歲的長者,似是一個最正常不過的生理現象。

這是我一直自我理解或安慰的理論,直至參加一個泌尿科醫生主講的健康講座,我才恍然發覺我這想法是?對錯誤的。

兩三年前,我開始察覺自己患有尿頻及不能忍尿,每日上廁所的次數接近廿次,極其困擾。好多人認為,多上數次廁所是有點煩,但又?有什麼大不了,那便由它吧!但對我來說,尿頻除了帶給我一個「廁所」伴侶外,更令我經歷不少尷尬非常的場面。

有時會想,為什麼我要住在廿五樓呢?每次在電梯內看著樓層顯示板的數字慢動作的一層層往上跳,但強烈的尿意卻逼使小便從我兩腿間一滴滴的往下滲,有數次還是敵不過短短數分鐘的時間,小便再次偷偷地跑出來,褲子濕了一大片是當然,電梯內也多了一灘「不速之客」,我不敢環顧四周,害怕被人發現,這些感受不是一般人明白的,內心的創傷更是預料不及的大。

失去忍尿的功能,就算半秒也不能等待,才知道半秒的時間原來是可以那麼長。

試過在電梯內預先掏出鎖匙,預備電梯門一打開便衝入屋,立即朝廁所跑去,可惜,就只差這樣的一小步,就在家門把褲子弄得全濕透。

就是因為經歷過無數次的小便失禁,久而久之,我減少外出,就算是外出,會很快回家,或者到一些自己熟悉的地方,那就不用花時間找廁所位置;遇著到一些較陌生的地方,第一件事不是四圍逛逛,而是預早尋找廁所的位置;旅行也盡可能避免,又或者與尿袋結伴。

曾求診並服藥,但當時的藥物對我的病情並不理想。只能盼兩三年後的今天,可有新研發的藥物助我遠離尿頻之苦,也希望可以克服我的電梯恐懼症吧。

楊先生
2009年9月


求診後的我

終於,我向泌尿專科醫生求診,經過一些測試及檢查後,診斷我除了患有良性前列腺增生外,還患有膀胱過度活躍症。

醫生為我處方了控制良性前列腺增生及膀胱過度活躍症的藥物,經過三個月的藥物治療及醫生指導下,尿頻減少了,由初時每日16次小便減至約11次左右,減幅達三分之一,這反映膀胱容量提高繼而忍尿能力也得到改善,同時再?有出現漏尿的情況;而夜尿也由每晚3次減至2次。

泌尿外科專科醫生強調,睡眠質素的好壞,在於可否擁有一段持續並較長時間的睡眠。每一段睡眠若能維持稍長一點時間,對日間精神已有很明顯的改善。我以前要每兩個多小時起床一次,但接受藥物治療後,每段睡眠時間可延長至約3-4小時,睡眠質素大大提升。如再持續治理,相信情況會更理想。

楊先生
2010年5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