患者分享

我一直以為「尿失禁是老人家最正常不過的事」

母親今年八十多歲,住在老人院,縱使我每晚放工及星期六、日也到老人院陪伴著年老的媽媽,她一直都不敢向我坦言自己有尿頻及遺尿的困擾,這可能是她不想加重我的負擔吧。

直至兩年前,老人院姑娘告訴我,媽媽有遺尿的現象,我頓時不知如何是好,而姑娘也?有提供任何有關導致遺尿的資訊,只解釋說所有老人家也會經歷,老人院內的老人家皆如此,唯一解決的方案就是用尿片及床墊,彷彿這就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定論。

所以我一直都認為老人家遺尿就是正常,但卻不知道原來我一直都被這個錯誤的概念蒙蔽著,就連老人院的職員也如是。

其實我曾細仔問過媽媽,她是有小便的意識,只不過是她忍不到及趕不及上廁所以致遺尿;而不是老人院認為的無意識遺尿。所以我是有懷疑過她實際的病況,但既然老人院的專業護士也如此認定,也別無他選,只可以「乖乖地」嘗試與尿片做「朋友」。

自從要跟尿片打交道後,昔日樂觀積極的她,情緒變得極度低落。以往一有假期,我倆會往參加短途的旅遊,但現在就連一天半天的本地遊,她也拒?,我當然感到很不是味兒,但又不知如何幫助她。

老人院人手不足是人所共知的事實,只能每數小時替媽媽更換尿片,無奈她尿頻及不能忍尿,所以根本不用一小時,尿片已濕了一大泡,屁股就像長期困在桑拿浴室裡,又濕又焗,好不容易才等到下次換片的時間,每次見到換片的看護就好像遇到天使一般。對於行動自如的媽媽來說,模擬是一個耐力的大考驗。

一次,我發現媽媽靜俏俏地躲在一角嘗試為自己換片,她一隻手按著牆壁取平衡,一隻手扶著兩腿中間的尿片,兼顧到前面一幅尿片時,後面的一幅又顧不到,幾經努力才穩定了前後兩幅尿片時,又?有多餘的手把兩邊的黏貼貼上,最終怎也無法換上。我看在眼內,緊握著拳頭,強忍眼淚,但鼻子開始酸酸的,眼淚不僅奪眶而出,還從心底裡跑出來。

我親眼見證著一個至愛的親人在啞忍痛苦,我深深明白媽媽性格,既然行動自如,就不想時常打擾老人院看護,但又忍受不了長期被困在桑拿房的的感受。在?有選擇下便硬著頭皮嘗試自己換片,這刻令我深深明白媽媽的痛苦。

我一直以來的無奈及無助,就因一次參加一個關於膀胱過度活躍症的健康講座而被喚醒了,我恍然察覺老人家並不一定要經歷失禁及尿頻,更懷疑媽媽就是可能患上膀胱過度活躍症。那刻,我更感到十分氣憤,還怪責老人院對此病一無所知。

9月中,我帶媽媽尋求專科醫生的診斷,並証實了媽媽就是患上膀胱過度活躍症,而且是有藥物可以治療。此刻,我與媽媽忽然變得輕鬆了,因為一直以來的心理負擔及困擾,終有希望可以卸下,現在等待的就是正正式式告別尿片的生活,還期待著可以再次開開心心與媽媽外遊。

人終有一天會年老,機能哀退也是在所難免,但是否應把所有身體毛病都歸咎於年長呢?我媽媽就是一個好好的例子,更教曉我,身體一旦出現問題,無論多少歲也得立即尋求醫生的專業診斷,找出病因。

劉小姐
2009年9月

回覆乾爽的日子

服藥初期,媽媽的確有點難適應,便泌及口乾情況相繼出現,醫生說他處方的是新一代藥物,這些所謂的副作用已經較舊的藥物少很多,但可能媽媽年紀比較大,常人易於接受的,她需要多一倍的努力,是想過放棄,但最終也克服了。

口乾是有,但原來可以食喉糖、話梅幫助減低口乾的感覺,而另一祕訣與飲水的速度有關,就是飲水飲慢一點,也可以紓緩一下。至於便泌,醫生處方了一些纖維的藥物,以幫助腸道順暢。所以這一點點的副作用,媽媽最終也克服。我也很慶幸我們?有輕易放棄接受治療,否則現在的情況可不是一樣。

這四個星期裡,媽媽在藥物的幫助下,忍尿的能力明顯強了,由從前『一急就要去』,到現在可以忍到5分鐘,情況的確改善了。而尿頻的情況也大大好轉,現在可以每隔2小時才有需要。另外,夜尿也明顯少了,自己精神也好起來。

劉小姐
2010年6月